黃春剛的傷口在左後背,已無大礙。
胡陽海的傷較重,疼痛讓他整晚睡不著覺,妻子很心疼。
  □大河報特派記者劉瑤文圖
  核心提示|聽到有人喊“搶劫”,你會怎麼樣?“追,不追?”“管,不管?”很多人也許會內心掙扎,但青島的兩名河南裝修工胡陽海和黃春剛卻毫不猶豫追了上去。
  歹徒走投無路,掏出匕首向兩人刺去。胡陽海身中兩刀,腸子都流了出來,黃春剛背部也中一刀。雖身受刀傷,但兩人仍忍痛一起制服歹徒。
  【還原】

  聽到店主喊“搶劫”他倆掂著掃帚就追了上去
  9月3日晚上8時許,青島市黃台路一家足療店門口,老家河南潢川的36歲裝修工胡陽海和同齡老鄉黃春剛,結束了兩個小時給店門頭刮膩子的活兒,正進行手頭最後一項任務:打掃衛生。
  店主姓孫,看起來是個和善的女人。“不熟,第一天在她店里幹活,也沒打算多說啥。”黃春剛只想儘快完成手中的工作,回家歇歇,“我和我哥倆人一起在門口清理垃圾”。他和胡陽海關係不錯,十五六歲就認識,到青島後發現竟都在一個城市打工,就彼此照應著,誰有活兒就叫上對方一起乾。
  手裡的活兒馬上就要結束時,一個身高1.8米左右,20多歲的年輕男子進店和孫女士聊天,黃春剛說,不到5分鐘,孫女士和男子先後跑了出來,更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孫女士邊跑邊喊“搶劫了,快抓住他……”
  “這個男的怎麼這麼大膽?”黃春剛說,這是自己的第一反應,“我們兩個男的,抓住他應該沒問題。”簡單一過腦,他連手中的掃帚都沒來得及放下,就和胡陽海一起朝男子追了上去,邊跑他還想著:“抓住他,看他搶的啥!”
  他一手捂著腸子一手死死摁住歹徒的頭
  仗著自己“幹活兒的都有體力”,胡陽海和黃春剛心急火燎地追了上去,“那會兒誰能想到他還藏著匕首。不然門口就有菜刀,還有棍子,早知道就帶上了。”黃春剛說,整個追逐與事發過程不過10分鐘,可現在回想起來,那是最漫長的10分鐘。
  追逐戰延續了4個路口,“其實是個菱形,他等於繞著一棟老樓跑了一圈,最後離足療店還有差不多20米的時候,他跑不動了,進了一個小花壇,那會兒我倆也累得夠嗆。”黃春剛說,自己和胡陽海一人一邊,立即上前抓男子的肩膀,沒想到他掙脫後,竟掏出一把黑色的匕首,轉身就向兩人刺去。
  “當時根本就沒有防備。”黃春剛說,他們三人廝打起來,自己和胡陽海什麼時候被捅到,根本就不知道。只記得後來胡陽海沖自己喊了句“他有刀子,”便用手去捂肚子,看見胡陽海流血,黃春剛這才反應過來,“哥受傷了!”
  “他左手捂著肚子,右手夾住那男的脖子,我從後面撲上去。撲倒後我哥死死摁住他脖子,我用右手摳掉他手裡的匕首,放進我褲子後口袋里。”黃春剛說,這時才發現,自己左手使不上勁,左腋下黏糊糊的,再一看,全是血,原來搏鬥中自己也挨了一刀,卻一直沒發現。
  隨後,圍觀的行人幫著打了110,120,3個過路男子手腳並用,幫助制服了行凶男子,還有一位私家車的車主,及時開車把胡陽海和黃春剛送到了醫院。
  經診斷,胡陽海腹部、胸口各中一刀,小腸、大腸、肝臟都被刺傷,一條大動脈也被割破。當晚,醫護人員為其成功進行了第一次手術,目前已經暫時脫離危險。另經診斷,黃春剛背部受傷,傷勢較輕。
  【講述】

  黃春剛:住院4天才敢告訴妻子
  7日晚,青島市市立醫院病房裡,大河報記者見到了兩位英雄。
  黃春剛傷勢較輕,已無大礙。“就是左胳膊抬不起來,一動就牽後面的傷口,疼。”黃春剛說。這個善良的河南漢子,怕妻子擔心,入院後一直沒把受傷的事告訴妻子,直到7日下午。
  “我中間回了一次家,沒敢穿受傷時那件衣服,都是血,專門借了件衣服回去的。結果褲子上的一點血還是給她看見了,我只好騙她是幹活時卡了一下。”黃春剛笑笑說,這點傷不想讓她瞎操心,結果這幾天新聞里都在說,擔心的事瞞不住了,7日下午才主動向妻子“招”了。
  昨天上午,黃春剛的妻子王艷平告訴大河報記者,她知道後擔心得一整晚沒睡。“今天來了一看,4天瘦了一大圈,臉明顯黃了。”王艷平自責沒有看穿丈夫的“謊言”:“他在外面一干活兒經常三四天不回家,我也沒懷疑。那天看見他褲子上的血,我急著去打工,也沒顧上問。現在就希望他趕緊好。”
  從3日晚至今,黃春剛一直守在重傷的胡陽海身邊。“我左手不行,還有右手,他想動動了,能幫著托托。”
  “現在想想跟做夢一樣,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這輩子也沒見過那麼多血。”黃春剛說,他從老家來青島打工已經8年了,妻子也在一家快餐店打工,而夫妻倆的收入,除了在青島的日常生活開支外,其餘的要全部寄回老家。“兩個孩子和老父母住在潢川,租房要錢,孩子上學要錢,我父親以前做過腦手術,母親高血壓,都沒有收入,我又是獨子。我不能有事,必須掙錢。”
  黃春剛說,足療店店主孫女士人很好,事發後她支付了1.7萬元醫葯費。此外,他還說,想找當時開私家車送他倆去醫院的好心人。“醫生說晚了哥就救不了了,很想當面感謝他。”
  胡陽海:一個女的追歹徒不去幫簡直不是男人
  張改芳一臉疲倦地守在病床旁,寸步不離,右手緊緊握著丈夫胡陽海的左手。
  “我腰不得勁,給我移移吧。”胡陽海吃力地說,兩個哥哥趕緊上前幫忙,將他的身體輕輕向一旁挪了挪。病床上的胡陽海,鼻子插著氧氣管,肝臟插著排血水的袋子,腹部的傷口上覆蓋著一層透明膜,腸子清晰可見。“醫生說需等3個月後、腸子長好,才能二次手術放回去,再把傷口縫合上。”張改芳心疼地說,可是手術至今,胡陽海還沒能正常排氣。“獨自憋得難受,醫生還讓他鍛煉,可他一直沒吃飯,虛得很,站起來就滿頭都是汗……傷口疼,打針不適應,他整晚都睡不著。昨天晚上都是靠打安定針才睡著的。”
  “我一接到電話,心裡想,天塌了。”張改芳3日晚上狂奔到醫院,做得最多的事是下跪,幾乎每見一位醫生護士都這樣。她掀起褲腿,膝蓋上滿是青色的淤痕。
  “我們兩口是2006年來青島的,本來是來給我弟幹活,誰知道他2009年出了車禍,高位截癱,肇事的沒錢給,醫葯費我們一直幫著掏,他現在又出個這事,我沒工作,兩個孩子上學,本來就存不住錢,這可咋辦啊,現在已經花3萬了。”張改芳忍不住流下眼淚。
  “他這人,愛說直話,眼裡從來揉不得沙子,正直得很。”胡陽海的一個哥哥說,“他就沒怕過。”    “一個女的去追,再不去幫,簡直不是男人。”胡陽海緩緩地說,“扎我那會兒我沒感覺,旁邊的人說‘你腸子出來了’我才知道。這樣的人沒啥好怕的,這次不把他弄住,下回還會害更多的人。”     
  【往事】
    重傷的他講述,曾幫人追回被偷的錢
  張改芳告訴大河報記者,胡陽海出事後,不少朋友發來短信慰問,都提到“這事一聽就是他乾的”。直爽、夠義氣,是包括黃春剛在內的親友老鄉們對胡陽海的一致評價。
  病床上的胡陽海聽到這裡,強忍著不適,吃力地給大河報記者講述了一件往事。原來,以前在老家時,他曾和朋友合伙做過客運生意。一次,一位相識的大姐搭乘胡陽海任售票員的車去信陽,途中睡著了。從羅山上來了3個男子,其中一個坐在了熟睡的大姐身邊。不久,這3人就急著要下車,塞給胡陽海20元就要走。“我心裡奇怪,剛纔問他們是不是去信陽也不說,剛上來就要下。”胡陽海急忙叫醒大姐,讓她檢查隨身物品。“啊,我的錢……”大姐剛一拉開包,就看見打算給孩子報名上學的1000多元不見了。胡陽海馬上讓司機停車,叫上車裡一名男乘客和自己一起去要錢。
  “我倆一路小跑,正好趕上他們要上三輪車,我就直接說‘哥,那錢是俺親姐給孩子上學用的,我天天跑這線,你別這樣!’他們也怕了,就把錢給我了。”說到這兒,胡陽海笑了,“現在回去老家,那個大姐還感謝我呢!”
  【進展】

  店主想轉讓足療店給胡陽海治病
  昨天,大河報記者瞭解到,行凶男子姓徐,26歲,因涉嫌搶劫已被當地警方刑拘。
  昨天中午,大河報記者在黃春剛的帶領下來到事發地點。足療店鐵門緊閉,大門和空調室外機上貼著一張紙,上寫“店鋪急轉”。正在黃春剛給記者講述事發經過時,足療店旁邊家屬院的一名居民認出了他。“哥們兒,咋樣?好點兒沒?”邊關切地詢問,該市民邊豎大拇指:“你是英雄,好樣的!我親眼看見你倆流了那麼多血,死命摁著呀!太棒了!”聽到對方是目擊者,黃春剛急忙詢問:“送我們去醫院那個車的牌照你看見了嗎?”“是上海牌,應該是來旅游的,估計早走了。”
  這些天來,足療店店主孫女士心裡一直很愧疚。“不管怎麼說,他們是來我店里幫忙幹活的,挺身而出幫我追歹徒,確實很難得。我現在儘量把店轉出去,錢都給胡陽海治病。我所有積蓄都給他們了,還借了錢,我覺得不管怎樣這都是我應盡的義務。”孫女士告訴大河報記者,她去看望過兩位恩人,但是看到胡陽海的傷口和身上插著的管子,心裡就難受。
  【延續】

  “抱團兒”做好事的青島河南人
  胡陽海和黃春剛勇鬥歹徒,不禁使人聯想起早在2005年8月8日,同樣來自河南信陽的魏青剛在青島3次下海勇救落水女青年的英勇事跡,他不但被授予了嶗山區見義勇為先進個人,沙子口街道辦事處見義勇為先進個人,同時還當選為感動中國年度人物。
  “其實火種一直都在,好事一直都有。”青島河南老鄉會“河南家園”的發起人之一楊建武告訴大河報記者。這個低調的公益組織一直默默為在青島的河南老鄉提供各種支持和幫助,直到這次為胡陽海和黃春剛送去慰問金,才被媒體發現。
  從2005年建立的原本只為老鄉排憂解悶的QQ群,到今天幾個群加起來成員3000多人,“河南家園”已變成在青島打拼的河南人一個重要的情感寄托和互助平臺。“其實胡陽海他倆都不在群里,以前也不認識,出了事後,我認識的一個信陽老鄉告訴我,我們馬上去看了看,真的很困難,就商量著號召大家能幫就幫。”楊建武說。
  而最早的一次助人,發生在2008年“河南家園”剛剛註冊網站,老鄉會的發展初步走上正軌時。“看電視說一個老鄉的孩子被燙傷了,醫葯費雖然只有1000多元,他們很困難實在拿不出,我們聚會湊份子的錢正好還剩1000多元,就征求大家意見後捐了。”楊建武說,這偶然的一次幫助老鄉,讓“河南家園”走上了公益之路。2008年至今,他們每年都要捐助好幾個遭遇意外、重大疾病等打擊的困難老鄉,還組織了過年拼車回家、開學季去車站接聾啞學生等公益活動。
  不設專職人員,70餘位“服務小組”成員全在業餘時間打理老鄉會事務,同為發起人的魏新濤說,一切都是大家自願義務進行的,沒有工資可拿。為了不增添大家負擔,也為了防止盲目攀比,“河南家園”甚至規定每人每次捐款不得超過500元。“大部分都是工薪階層,力所能及、不影響生活才符合助人的目的。”魏新濤說。
  現在,“河南家園”的救助對象已不局限於河南人了。魏新濤介紹,不久前他們才發起了為一位濰坊殘疾大學生募捐在校生活費的活動,這個學生前幾天已順利進入大學讀書了。
 
(原標題:河南兩農民工青島捨命擒歹徒)
創作者介紹

太極拳

nv58nvoas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