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5日,馬友紅給病床上的母親喂水喝,對於家庭現在的處境,身患重症的母親也時而感到愧對兒子。亞心網記者 張已 攝
  父親失明母親患癌 他想打工籌治療費
  男孩十歲輟學養家已七年
  亞心網訊(記者 李發芽)“媽,你快好起來,我打工掙錢,以後讓你睡得安穩舒坦些。”兒子馬永紅說。2月16日晚,新疆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約一米寬的病床上,一個床頭,一個床尾,17歲的馬永紅和母親擠在一起,兩人都擔心擠著對方,睡覺時都抓著床上的護欄。
  “花4元錢能租個床位,可4塊錢夠我們娘倆買6個饅頭、兩碗稀飯、一碟小菜了,租張床睡一覺,啥都沒了,不划算。”母親楊蓮芳說。
  馬永紅雖是家中獨子,可沒有城裡獨生子的待遇。父親馬麻乃,30歲時由於視神經萎縮,導致雙目失明,啥活都不能幹,母親去年被查出患有子宮癌。馬永紅小學四年級沒讀完,就擔起了照顧全家的擔子。
  10歲輟學 乾農活到凌晨4點
  去年,住在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縣托里鄉的楊蓮芳經常肚子疼,11月初,她肚子疼得站不起來,就到精河縣的醫院做了檢查,是子宮癌。
  11月26日,馬永紅帶著母親去博樂市做了手術。手術後的楊蓮芳躺在病床上,半個多月不能動,馬永紅日夜守護在母親身邊。
  實際上,從10歲起,馬永紅就開始撐起這個家。他的手掌上有一層厚厚的繭,黑髮中有不少白髮,看起來就像一個大人。
  父親眼睛失明的第3個年頭,家裡靠母親一個人支撐實在難以為繼,10歲的馬永紅只好輟學,跟著母親乾農活。
  家裡種了3畝枸杞,母親腿疼,不能碰涼水,澆水的活全落在了馬永紅身上。
  白天,馬永紅戴著草帽,頂著30℃的高溫站在枸杞樹旁,挖出一條條小渠,忙的時候,他中午顧不上吃飯,就喝點水。
  晚上10點,馬永紅吃完飯會叫上鄰居家的叔叔一起到田間趁著月色繼續幹活。“我一個人在地里有點害怕,剛好叔叔家的地和我家的挨在一起,就叫上他搭個伴”。
  到了田間,馬永紅學著叔叔拿起鐵鍬,從大渠的邊上挖個小渠,把水引到白天挖好的小渠中。晚上田間不熱,澆完半畝地已經凌晨4點多了。第二天天沒亮,他就起床了,幫媽媽生火做飯,給爸爸端水洗臉。
  “我媽拾棉花比不上我,我一天能拾90公斤,我媽才拾60公斤。”馬永紅說,在農村一年四季都有活乾,冬天只要沒下雪,他和母親就去野外撿樹枝、枯草,用來燒炕取暖、做飯。
  四面土牆圍起一個院子,兩間土房的後牆上有一道裂縫,這就是馬永紅的家。
  去年做完手術後,母親就乾不了活了。回憶起第一次做飯的場景,馬永紅笑了。架好鍋,倒水,放米,水開了,洗一個土豆切成塊倒進鍋,放上鹽、油、調料,熬30分鐘,這就是他做的午飯,他盛了兩碗,端給父母。
  “其實以前我不會做飯。”馬永紅說,媽媽病倒後,他去鄰居家學過做飯,“學了十來天,揪片子、蒸米飯、熬湯……一些簡單的飯我都會做,就是不會做肉菜,蒸饃饃也不會。”
  父親吃了兩碗,母親吃了一碗,馬永紅的一碗粥還剩下半碗,有心事,他吃不下去,“我當時特擔心家裡的房子,去年地震時,房子後牆裂開了,人住在裡面太危險。”
(原標題:新疆一男孩十歲輟學養家七年 父失明母患癌想打工籌治療費)
創作者介紹

太極拳

nv58nvoas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